广东网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广东资讯 > 广东假证产销团伙被抓 嫌犯称“连孩子都骂我”

广东假证产销团伙被抓 嫌犯称“连孩子都骂我”

发布时间:2014-11-20 08:30:01 | 浏览次数:
身份证、房产证、毕业证、军官证、计生证、税务证只要你想得到的证件,这里都能找得到,不过都是假的。这些假牌主要被用来套牌,而买假证件大多是为了获得工作机会,一些青年学生购买名牌大学的毕业证,希望进入前景好的企业,而企业大多不会进行网上查对,

  身份证、房产证、毕业证、军官证、计生证、税务证……只要你想得到的证件,这里都能找得到,不过都是假的。这些假牌主要被用来“套牌”,而买假证件大多是为了获得工作机会,一些青年学生购买名牌大学的毕业证,希望进入前景好的企业,而企业大多不会进行网上查对,蒙混过关的几率较高。

  昨日,广州市公安交警部门通报:11月18日,交警联合便衣支队等警种成功破获了一个“产销一条龙”的特大伪造机动车号牌、行驶证、驾驶证以及其他证件的犯罪团伙,行动中抓获涉案人员5人(3男、2女),查获各类假牌、假证逾5000余份。

  据办案人员介绍,通过日常查处的假牌信息,以及被套牌车辆人的报案,今年6月,交警部门发现在白云区萧岗附近存在有人贩卖伪造证件和机动车号牌的线索。

  交警经长达5个月的调查,掌握了一个从事供应销售伪造机动车号牌、行驶证、驾驶证及其他证件“一条龙”的犯罪团伙。

  办案人员介绍,实际上该犯罪团伙由3个小团伙组成,疑犯曾某(男)与其妻子邹某以萧岗为据点主要制作假证,疑犯朱某则在龙归以制作假车牌为主,盘踞在石坑的李某也是制作假车牌,3个团伙通过中间人曾某(女)接单后进行生产,长期在白云区一带活动。

  黑幕:假证外观一模一样 非专业人士无法识别

  在警方缴获的假牌证中,除了假车牌、假的驾驶证、行驶证外,还涉及上百种不同类型的证件、文书,有营业执照、食品流通许可证、成品油经营批准证、税务证、道路运输许可证、计生证、结婚证、毕业证、学位证、大学英语等级证、计算机等级证、军官证、士兵证、身份证……甚至还有假存折、票据等,几乎能想得到的假证件,都能在这里找到,“仅从外观上看,几乎一模一样,可以假乱真。”

  该犯罪团伙制作的假牌仿真程度极高,普通人仅凭外观无法分辨,只有专业的民警才能识别。制作出来的假车牌包括军牌、小车车牌、摩托车车牌、大客车车牌,并不单只涉及广东,而是涉及全国各地。据悉,“假车牌的价格从200元到500元不等,视仿真程度而定”,而普通的假学位证、假毕业证等证件则只要几十元就能搞定,假的身份证更是套用了他人的身份信息,仅是贴个使用者的照片而已。

  办假牌证有何用?如果上网一查不就露馅了吗?记者了解到,假牌主要被用来“套牌”,而买假证件大多是为了获得工作机会,比如不少进城务工人员买健康证,以便进入商场、超市、饭店等工作场所;一些青年学生购买名牌大学的毕业证或者国外大学的文凭证书,希望进入前景好的企业,而企业大多不会进行网上查对,蒙混过关的几率较高;至于技术等级证书、职业资格证书、企业法人执照、卫生许可证等,由于辨别真伪比较困难,办的人也不少。

  警察破门而入 假证还没上漆

  18日下午3时,警方果断采取抓捕行动,兵分三路前往白云区龙归、萧岗、石坑3个地区,同时收网。

  在位于龙归一处制作假车牌窝点,警方破门时,疑犯朱某正在屋里制作假车牌,屋内地上堆满了刚刚完成不久的半成品,只差最后的上漆工序了,由于当场人赃俱获,朱某供认不讳。

  很快,石坑的抓捕点也传来好消息,疑犯李某刚刚发现情况不对试图逃跑时就被便衣摁倒在地,其居住的出租屋就像一个生产车间,冲印模具、涉及各省市车牌的字粒、油墨等工具一应俱全,已经制作好的上百副假车牌分门别类堆在架子上,其中不乏“66666、33333”等连号的假车牌。

  在萧岗抓捕点,负责接单的中间人曾某(女)在出租屋中落网,其随身携带的塑料袋中发现大量的小广告贴纸,全部都是“办证刻章车牌”广告。

  此时,另外一名团伙骨干成员曾某(男)刚刚完成了一单交易,骑着自行车回到窝点的楼下,被守候多时的民警逮个正着。楼上其妻邹某眼见情况不对,正收拾东西准备出门,也被民警当场抓获。房间的床上地上全是制作好的假证、印章,涵盖各政府行政机关和大学。

  据初步统计,行动中共缴获用于伪造机动车号牌的冲床设备3套、号牌上漆工具4套;用于伪造证照的计算机、打印机、扫描仪等工具各2套;用于伪造号牌冲印模具、字粒一批;伪造机动车号牌的成品逾300余块、半成品逾3500余块;伪造机动车登记证书、行驶证、驾驶证近300个;伪造道路经营许可证、居民身份证、房产证、毕业证、学位证等各类证书成品及半成品1000余份;以及各类单位公章160枚及钢印模具450余个。

  找不到工作就做假证

  5月份就来了,找不到工作嘛”,疑犯李某较为年轻,他自称因为来广州后一直找不到工作,后来通过他人介绍就开始进行制售假证活动,落网后他长叹一声,就再没说话。

  团伙成员中的夫妻档曾某和邹某是一对来自湖南的夫妻。在落网之后,妻子邹某很是悔恨,几次哽咽说不下去,“我小孩也知道,他们放暑假时过来玩了几天,知道我是做这个,都骂我。”